新乡APP开发制作

主页 > 新乡APP开发制作 >

七十亿个平方的罗生门
更新时间:2021-07-20

  二十岁时,我常路过一家书店,往往进去就是两个钟头,许多书是站在书架前看完的。有本黑封面精装本的《罗生门》,因为黑泽明的同名电影,让我掏钱买了回家。

  开篇小说叫《罗生门》,大意是平安时代,有个落魄的家臣武士,在京都的罗生门避雨——罗生门实为“罗城门”,就是中国古代的罗城,亦即外城。罗生门的城楼上,堆满无主的尸体,竟有个老妇人在拔死人头发,不过是为了做假发。武士虽对她分外厌恶,最终却剥去老妇人的衣服,大概是拿去换钱糊口罢了。这部写于1915年的作品,比鲁迅先生的《狂人日记》早了三年(1923年鲁迅亲自翻译过此文)。

  第二篇小说,便是《地狱变》,想不到十多年后,我居然也写了一部同人的长篇。

  那年春天开始,我发奋写起中短篇小说,一年内几乎写了二十篇……那时光,我尚不知“悬疑”为何物,也没有流行起“灵魂附体”之类语句,更不晓得之后自己的命运,竟会有如此难以预料的变化。

  至今,这本书依然在我身后的书架上,或许在后半夜无人的书房,黑魆魆地发出某种亮光。

  再写罗生门式的故事,不仅是我,许多作家都有这样的夙愿。然而,每个人都是一支锋利的笔,却又生长在不同的土壤与温度中,如何能栽培在同一片罗生门的森林之中?这不是游戏,甚至不仅是致敬,而是创造,还要接二连三地创造,写出不同的人生,不同的土地,不同的时光,不是罗生门,又胜似罗生门,这真的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?

  2013年的夏天,几乎全中国的网友,都在关注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某桩投毒案时,我却被同时代的另一桩更为惨烈诡异的尘封旧案而吸引。我想起一部电影,大卫芬奇导演的《十二宫》(Zodiac),当主人公误入疑似凶手的家,这段没有任何惊悚画面的情节,短短的一两分钟,却让我产生窒息般的感觉。

  如果,当你也面对这样一个人——当他(她)与你面对着面,在回忆的迷宫与花园里,向你道出“真相”,然而时隔多年,真相又是什么?

  独自一人的回忆还不够,在罗生门的世界里,每个人看到的也许都是真相,又也许都是虚幻?需要有更多的智慧,更多的眼,更多的笔,拼图般的,创造这个永无尽头的故事……